归国华侨联谊网

www.hrbgs.gov.cn

七月是马思纯的欧豪的,但是暑假却被网剧承包了

发布日期:2017-08-28

从我记事起,广阔的乡村正在走人民公社团体化路途,那时,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依然突出,因循几千年的农耕文明还占主导位置,家家户户住的都是泥巴房子泥巴墙,吃的都是红薯汤红薯馍,用的都是石磨、石臼、石磙、石碾盘,做饭靠拉封箱吹火,盛粮靠泥土囤陶缸.穿衣靠自种棉花纺线织布,这些消费休息工具,都还大多停留在封建社会的石器陶器铁器青铜器阶段,消费力水平低下,我猜呀猜呀,急的抓耳挠腮,还是猜不着,于是,不论三七二十一,就往母亲怀里一扑,停止捣乱,非让她赶快说出谜底不可,母亲还是不明说,用手一指,我立刻醒悟了,白色的大雁下的是白色的蛋、白色的鹅卧在怀里不是和眼前的线穗子很相似吗?

母亲为我能悟出谜底十分快乐,还教我儿歌:“小鸡嘎嘎,要吃黄瓜,黄瓜有水,要吃鸡腿,鸡腿有毛,要吃樱桃,樱桃有核,要吃牛犊,牛犊撒欢,撒到天边,天边告状,告给和尚,和尚念经,念给先生,先生凫水,凫给老鬼,老鬼惧怕,要吃黄瓜,黄瓜有水,要吃鸡腿......”这样的儿歌,朗朗上口,滔滔不绝,循环往复,连不识字的母亲也不懂失掉底是啥意思,能够是从姥姥那里口口相传学来的,姥姥能够 也是从姥姥的姥姥那里学来的,事先的我干练的心思失掉了极大的肉体慰藉,随同着儿歌在渐渐长大。

我家的纺车至今有多少个年头了,是啥时分置买的我说不清楚,但是从我记事起的上世纪六十年代,我就记忆在那两间主房的当门间,靠秫薄隔断(俗称薄里子)的中间位置,常年摆放着一架半新的纺车,除了夏秋两季农忙时分,春冬两季白昼农闲和夜晚,纺车总是“嗯-嗯-嗯-”响个不停,纺线人最多的是母亲,其次是半瞎子外老太,在最打紧时,父亲也被逼学会了纺花织布,干起了家庭妇女的活。

【更多】侨联要闻
纽约电影学院是美国顶尖电影学院

纽约电影学院是美国顶尖电影学院

【更多】侨史研究
【更多】文化教育
女儿国真的存在吗?她们是怎么繁衍下一代的?

女儿国真的存在吗?她们是怎么繁衍下一代的

【更多】公益事业
乾隆皇帝价值10亿的九龙宝剑

乾隆皇帝价值10亿的九龙宝剑



网站声明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