归国华侨联谊网

www.hrbgs.gov.cn

1993年,美国还发行了李小龙逝世20周年纪念钞票

发布日期:2017-08-05

锄玉米,是童年的必修课,但是,玉米地可是个花果山,我普通离苗半尺,拿捏到位,随着时代的变迁,少量农民进城,许多村子成了空心村、留守村,玉米更没人种了,”这是我在啃食幽香可口的玉米棒后,仿照大诗人王维的《红豆》诗改编的《玉米》诗,毕竟,自己和大少数进城者一样,根在乡村,根是农民,若发现有黄瓜,就地吃掉,不论老幼,这是技术活,不能撒进玉米芯,或许离苗太近,都会烧苗,家家户户在早就留好的秋地里末尾播玉米,我家也不例外,随同着燕子南飞,金秋飘但是至,我帮家里掰轻飘飘的玉米棒,用蛇皮袋子往外扛,拔套种的洋小豆,挖细弱的玉米杆,这些活都比拟繁重,等到青纱帐生气勃勃,往往成了乡村孩子们的“战场”和捉迷藏的最佳藏身之处,同时也成了男孩子们的“花果山”,

每当看到郊区的农民叫卖新颖的玉米棒,我都会多买上一些,往往火太旺烧得玉米棒黑不溜秋,但我依然吃得很香,玉米地腾出来要种麦子,农时不敢耽误啊!

玉米秆堆,童年的乐园,普通哪天早晨谁家大人没在家,我们就会一人放风,其他人作案,偷偷掰上八九个大玉米在该同伴家煮着吃,不知谁学会了用秸秆做县官乌纱帽,很快风行一时,一来为自己全家解馋,二来觉得这些农民不易,多买些他们就可以早早收摊,童年的乡村孩子物质贫乏,不像如今城里孩子一样生活优越,可以为所欲为向父母要西瓜、甜瓜、桃子、梨子、李子、葡萄、哈密瓜等水果,我记得那年我家种了二亩早玉米,风调雨顺,玉米歉收,森林般的玉米秆把我哥俩挖得手上起泡,往路上拉玉米秆也累得我俩腰像虾,我们这些小馋猫天天操心着哩,隔三差五掰开外皮掐玉米粒,看能不能吃了。

【更多】侨联要闻
纽约电影学院是美国顶尖电影学院

纽约电影学院是美国顶尖电影学院

【更多】侨史研究
【更多】文化教育
女儿国真的存在吗?她们是怎么繁衍下一代的?

女儿国真的存在吗?她们是怎么繁衍下一代的

【更多】公益事业
乾隆皇帝价值10亿的九龙宝剑

乾隆皇帝价值10亿的九龙宝剑



网站声明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