归国华侨联谊网

www.hrbgs.gov.cn

医生夫妻万米高空生死营救

发布日期:2017-12-27

  3月5日,垂杨柳医院的刘佳和熊鑫夫妇在航班上参与了一次急救。这不是他们第一次参加急救,却是难度最大的一次。因为患者情况复杂,他们要在高空中用吸氧管吸痰、在颠簸的气流中做胸部按压……急救那天,夫妻俩刚从海南探望孩子回家。因为工作,夫妻经常疏于陪伴女儿。

  抢救老人的那天是个周日,刘佳和妻子一起从海南回北京。两天前的周五,他们决定去海南探望正在度假的女儿和父母。下午,在国航CA1804航班上,刘佳和妻子熊鑫正靠在座椅上休息。迷迷糊糊中,熊鑫听到机舱广播传来通知,“紧急通知,机上一名乘客突发急症,需要救治,乘客中如有医生,请联系机组人员。”听到广播后,她和丈夫刘佳赶紧起身与空乘人员取得联系。此时,几位乘务员都聚集在经济舱的第一排。与他们一同前去的还有另外3名医生。众人围着一位60多岁的老人,他穿着黑色T恤衫,瘫在座椅上。“看起来有两百多斤,满头大汗,脸黑紫,眼睛紧闭,舌头吐在外面,应该已经失去意识了。”老人的家属在一旁急切地说,老人刚刚吃完米饭,会不会是呛到了。刘佳环抱着老人胃部顶了几次,没有从口中顶出东西。因为熊鑫在呼吸内科工作,熟悉窒息的救治办法。她用手试了几次,出来几个米粒,“还是没弄出东西。”她判断,呼吸道内有堵塞,必须赶紧把呼吸道的东西吸出来。几位医生沟通了病情后,也赞同刘佳、熊鑫的判断,并轮番为老人实施心肺复苏术。但更加紧急的是,此时飞机上没有专业呼吸设备。她让空姐拿来了一根吸氧管,两头剪掉,插进老人的口中。然而,尽管她用嘴吸了三四次,却还是只吸出几个米粒,没有更多东西。整个过程中,老人一直都没有苏醒。几名医生判断,病情可能不只是窒息这么简单。由几位医生轮流对老人的胸部进行按压。刘佳回忆,他当时按了一个多小时,满头大汗,羽绒服都被汗水浸湿。此刻,乘务员提议将老人送到就近的石家庄进行医治,这一提议得到了同机其他乘客的认可。下降过程中,飞机开始出现颠簸,刘佳仍旧跪在地上重复按压动作,为防止重心不稳,一名空姐一直紧紧拽住刘佳。遗憾的是,老人最终没能活下来。“患者当时的情况可能是肺栓塞,或者心源性猝死。”熊鑫说。下飞机时,家属似乎已经预感到什么,向机组人员和参与救援的医生鞠躬表达了感谢。“额头都是汗,你们尽力了。谢谢。”

  刘佳感慨,选择医生这份职业,就不在乎牺牲了多少。患者以性命相托,能听到对方说一句“谢谢”,就已经很满足。他告诉记者,一直记得自己学医时的想法,“患者性命相托,必须救死扶伤”。

【更多】侨联要闻
纽约电影学院是美国顶尖电影学院

纽约电影学院是美国顶尖电影学院

【更多】侨史研究
【更多】文化教育
女儿国真的存在吗?她们是怎么繁衍下一代的?

女儿国真的存在吗?她们是怎么繁衍下一代的

【更多】公益事业
乾隆皇帝价值10亿的九龙宝剑

乾隆皇帝价值10亿的九龙宝剑



网站声明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